專家深度解讀: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怎么建

2019-10-09 08:15 來源:光明日報

  本期嘉賓

 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發展研究院院長 范周

 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首都文化和旅游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 厲新建

  陜西省文物保護研究院副研究員 李大偉

 

  編者按

  剛剛過去的“十一”黃金周,長城一如既往地人頭攢動,僅八達嶺長城就吸引幾十萬名游客前來“打卡”。長城之所以深受青睞,在于其體現了剛健豪邁的民族氣概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甘肅考察時所強調的,長城、長江、黃河等都是中華民族的重要象征,是中華民族精神的重要標志。我們一定要重視歷史文化保護傳承,保護好中華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脈。

  不久前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《長城、大運河、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》。民眾普遍關心:如何通過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等方式守正創新,充分挖掘和體現長城的文化價值、精神內涵、象征意義?光明智庫約請專家深度解讀。

 

  1、既是中華文明的傳播載體,也是文化自信的展示平臺

  主持人:萬里長城,巍然屹立,始終在中國人心里占有特殊地位。隨著近期《長城、大運河、長征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方案》審議通過,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引起廣泛關注。建設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有何重要意義與時代內涵?

  范周:最近,中國大運河博物館(籌)開工,大運河國家文化公園標志亮相,國家文化公園的規劃建設引起了廣泛關注。實際上,我們在這條路上的摸索早已開始。國家文化公園是以保護、傳承和弘揚具有國家或國際意義的文化資源、文化精神或價值觀為主要目的,兼具愛國教育、科研實踐、娛樂游憩和國際交流等文化服務功能,經國家有關部門認定、建立、扶持和監督管理的特定區域。2017年5月,中辦國辦印發的《國家“十三五”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》中明確,我國將依托長城、大運河、黃帝陵、孔府、盧溝橋等重大歷史文化遺產,規劃建設一批國家文化公園,形成中華文化的重要標識。此后,各地開始了相關嘗試。

  建設國家文化公園意義深遠,集中體現在對中華文化核心價值的保護、展示和傳承方面。長城、大運河、長征路線都是典型的線性文化遺產。由于保護意識、管理制度等方面的不足,我們對這類文化遺產的認知比較匱乏,因此,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可以增進我們的認知,并以此為先行示范,逐步摸清“家底”。同時,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符合我國新時期文旅融合發展的趨勢,它將成為推動文旅融合的重要載體。

  厲新建:“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,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,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。”長城、大運河、長征三大國家文化公園代表著中國不同時代的歷史文化,既是中華文明的傳播載體,也是文化自信的展示平臺。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主要目的是保護和傳承優秀傳統文化,凝聚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精神力量。

  長城是典型的線性文化遺產,在我國北方地區分布廣泛,且影響深遠。長城又是世界文化遺產,在國際上享有盛譽,這使得長城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,不僅對增強人民群眾的文化自信心具有顯著意義,而且為向世界講好中國故事提供了平臺。

  李大偉: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將文物保護提高到了國家戰略層面,實施綜合保護利用,符合當前文物保護利用的客觀規律。文物是中華民族燦爛文明的重要見證,通過建設國家文化公園能夠充分發揮文物的價值,在專業和公眾之間找到切入點,將文物和公園有機結合起來,服務于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長城是我國現存規模最大的文化遺產。經過幾十年調查研究,尤其是首次全國長城資源調查,摸清了長城“家底”,實施了一大批本體保護和環境整治工程,產出了相當數量的研究成果,可為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提供充足的智力支持。

  2、有別于長城旅游景區,更加突出文化內涵

  主持人:長城國家文化公園與現有的長城景區有何不同?長城分布多數位于經濟欠發達地區,服務設施不夠完善。這些地區在參與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過程中,會面臨哪些機遇和挑戰?

  李大偉:如今,我國以長城游覽為主或者依托長城建設的景區數量很多,這些景區已經成為“不到長城非好漢”的打卡之地,人們收獲的主要是“到此一游”的初級感受,長城的價值被簡單化了。尤其到了節假日,熱門的長城景點更是擁擠不堪。而長城國家文化公園除了適度發展旅游外,會更加強調和彰顯其文化價值,使人們認識到長城不僅是軍事防御工程,還是文明互通的橋梁和我們生活的家園,這才是國家文化公園應該達到的效果。

  厲新建:長城國家文化公園與傳統的長城景區既有重合關聯的地方,也會有一些區別。一方面,已有的著名長城景區將成為國家文化公園的重要組成部分;另一方面,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比旅游景區具有更強烈的文化傳承使命感,應更加突出其文化內涵,突出長城在文化傳承中的作用。由于長城沿線各地經濟發展水平不一,在對長城的保護、利用等方面的廣度、深度、力度都不一樣,因此需要統一的國家文化公園管理機制來統籌,從而提升長城的整體形象,促進各地合作發展。但同時跨區域管理等方面的挑戰也不小。

  范周:北京八達嶺長城、河北金山嶺長城等長城資源,早已成為著名的文化旅游景點,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,對這些地區的長城資源更多起到的是規范、提升的作用。對于經濟欠發達、知名度較低的長城資源所屬地來說,長城國家文化公園的統一建設和標準化管理,包括加強保護修繕、文化挖掘、配套設施建設等方面工作,需要當地做出配合,但這無疑是一個重要的發展機遇。

  首先,建成后的長城國家文化公園能使各區域內的長城得到有效保護;其次,國家文化公園的建設,能夠在很大程度上促進長城文旅產品質量的提升;此外,公園化的運營管理機制,將有助于長城資源的活化利用。

  3、重在統籌協調,以點帶面進行開發

  主持人:我國各歷史時期的長城分布范圍廣泛,涉及北京、天津、河北共15個省(區、市)的404個縣(市、區),遺存總計43000余處。這么大的區域跨度和數量,保存環境又比較復雜,應該如何統籌協同,避免多頭管理?

  范周:建設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是一項跨省域、跨部門的重大工程,這是線性文化遺產保護和利用的共性問題。2017年9月,中辦國辦印發的《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》中明確提出,科學界定國家公園內涵,建立統一事權、分級管理體制。所以,要打破部門和地域限制、避免政出多頭,就應貫徹上述方案中對國家公園體制的頂層設計。在對國家文化公園的內涵和邊界進行明確界定的基礎上,建立嚴格的管理體系,并對所有權、管理權和經營權進行明確規定。我國的國家文化公園建設處于起步期,建立有效的跨區域協同管理機制,是解決多頭管理問題的重要路徑。

  李大偉:長城分布廣泛,有的位于基本農田保護區,有的位于荒無人煙的戈壁荒漠,有的位于難以攀登的崇山峻嶺中。從長城的體量和現狀而言,多數點段目前還不具備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條件。因此,不能大面積鋪開,應重視統籌協調,以點帶面地進行開發,先選擇具有突出價值和具備條件的長城重要點段開展建設工作。

  對長城的保護管理涉及規劃、土地、建設、交通等眾多部門。有的長城位于軍事管理區內,或者是部分省、市、縣的行政邊界,這就牽涉管轄權的問題。在具體管理上,應借鑒國家公園體制,成立公園管理局,明確長城及依附土地產權,構建新型分類體系,實施保護地統一設置,分級管理、分區管控。

  4、文物也有尊嚴,既要保護好,又要利用好

  主持人:長城作為文化遺產,應盡可能按原狀進行保護。而作為國家公園,勢必要開發交通、休閑娛樂等設施。如何平衡好保護與開發的關系?

  李大偉:文物保護并不排斥利用,而是反對無節制的開發利用。文物也有尊嚴,既要嚴格保護,又要合理利用。但在當前開發利用文物的過程中,出現了一些問題:有的地區重眼前經濟利益,在長城保護范圍和建設控制地帶搞大規模開發,忽視了對文物本體和歷史風貌的保護;公司化運作將文物部門排除在外,文物面臨較高的人為破壞風險;熱衷于把長城固化為八達嶺的樣子,修復時就按照八達嶺來修,忽視了文物保護的基本原則。

  建設長城國家文化公園,要保護好長城文物本體及風貌,先讓文物有尊嚴地“活”下來,這是對其進行有效利用的先決條件;研究先行,做好遺產價值闡釋,明確展示內容;在公園建設中將長城沿線居民吸收進來,這是他們的家園,要將他們置于公園建設參與者和受益者的地位。

   厲新建:一方面,合理利用是對文物最好的保護,沒有利用的保護實為機械化的保護;另一方面,建設國家文化公園的目的是傳承優秀傳統文化,如果把這些文化遺產都“鎖起來”,不利于增強廣大人民群眾對中華文化的認同感。

   范周:要強化文物保護法和相關法規的實施,這是一切保護和開發工作的基礎。同時,加強商業開發決策前的研判工作,對前期調研、論證、規劃和評估進行制度化、科學化管理。任何商業化開發和利用都應該以文物保護和文物安全為前提。《長城保護總體規劃》對長城的保護、管理、監測、研究等方面內容進行了詳細說明,為未來一段時期的長城保護和開發提供了重要依據。

  5、以親身參與促進人們更好地珍視長城遺產

   主持人:您對長城資源的保護利用、對怎樣建好長城國家文化公園有何具體建議?有無較好的國際案例可供借鑒?

   范周:比較典型的國外案例是英國哈德良長城。它是“羅馬帝國邊界”防御體系的一部分,在跨區域的線性特征等方面與我國的長城具有一定共性。但要注意的是,哈德良長城與我國長城在建筑結構、用料、堆砌方法等方面存在差異,在交流借鑒的同時還是要從我國長城的現實情況出發。

  長城資源保護中尤為重要的一點,是游客的文物保護意識亟待加強。在長城刻字、在長城野炊等損害古跡的行為,以及之前被叫停的夜宿長城旅游項目等,都反映了游客文物保護意識的薄弱。針對這類問題,1996年頒布的《哈德良長城世界遺產地管理規劃》中的游客管理內容值得借鑒。哈德良長城的每一處開放遺址區域,都有全職專業工作者和志愿者向公眾講解哈德良長城的歷史,通過講解、線上訪問等傳播方式為游客提供精神層面的參與機制,以親身參與促進人們更好地珍視長城遺產。

  李大偉:哈德良長城小徑是熱衷古羅馬文化的徒步者最愛的路線之一,沿途有豐富的考古學遺產,全長約135公里,走完全程預計需要7天時間。哈德良長城在展示利用方面,可為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提供參考。

  國家文化公園建設應打破傳統的博物館參觀和旅游思路,創新展示形式。可以依托長城沿線豐富的文化和自然資源,建設國家北方步道。通過步道將各個地區的長城連接起來,展現長城的體系特點,吸引更多人領略長城的人文和自然風光,培育民族自豪感。

  (項目團隊:全媒體記者 李婷、王斯敏、蔣新軍、成亞倩 光明智庫副研究員 焦德武)

更多資訊或合作歡迎關注中國經濟網官方微信(名稱:中國經濟網,id:ourcecn)

查看余下全文
(責任編輯:李冬陽)
五分11选5-首页 重庆快3-首页 中博平台-首页 大发排列3-官网 306彩票-306彩票注册-306彩票网址 5分3D-官网